EN [退出]
丁志诚老婆徐红>中国新闻

_光明错失澳糖企资产收购 丰益国际半路杀出

2017-11-21 12:42

光明食品集团对澳大利亚西斯尔公司(CSR)旗下糖业和可再生能源业务的收购,原本应该是铁板钉钉的事,却在最后时刻突遭变故。

7月5日,新加坡丰益国际发布公告称,其全资持有的丰益国际澳大利亚公司已经与CSR就收购其糖业和可再生能源业务部门Sucrogen达成协议,交易额为17.5亿澳元(约合14.7亿美元)。

“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消息!”7月5日上午,光明食品公关部经理徐永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以深感意外的口气回应道:“前面都谈得好好的啊!”

负责此次并购的光明食品副总裁葛俊杰手机一直未能接通。不过他当天上午通过有关媒体表示,“看到公告感到非常突然”。由于措手不及,截至5日下午6时,光明食品对该事项的回应仍表示“在研究中”。

意外失手

在7月5日之前,光明还对收购Sucrogen志在必得。

今年1月12日,来自澳大利亚方面的消息称,光明食品集团已在这一天向CSR提出了以最高15亿澳元(约合1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该公司糖和可再生能源业务。这也是目前为止中国食品行业对外最大的一次收购计划。

而记者当时即从为此次洽购提供咨询业务的一家中介机构人士处获悉,由于澳大利亚蔗糖资源丰富,光明对澳大利亚糖业的考察早在一年多前已经开始,是时主要由还未被光明收购的云南英茂糖业操作。英茂在去年8月被光明食品收购之后,海外的考察工作仍旧继续,而CSR正是其中一家。

但此后的收购之路并非一帆风顺。1月27日,CSR拒绝了光明食品提出对其糖业和可再生能源业务的收购要约,并称将继续推进糖业事业的分拆计划。

转机出现在2月初: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拒绝了CSR关于分拆其糖业部门的提议。这让光明一方颇为振奋。葛俊杰当时对记者坦言,这意味着未来运作空间更大。他还表示,双方的谈判沟通实际上一直在进行之中,而自己也将在春节期间赴澳大利亚与CSR就收购一事进行谈判。

葛俊杰甚至表示,对近15亿美元的收购金额,已经有多家银行愿意合作。

而一周多之前,光明食品高层再赴澳大利亚,让外界对此次收购更增添了信心。

据记者了解,6月20日,光明食品集团董事长王宗南亲自带队赶赴澳大利亚斡旋。在澳期间,光明团队对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以及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进行了访问;参加了中澳经济贸易合作论坛并聆听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携手推动中澳经贸合作再上新台阶”的主旨演讲。此外,光明食品集团和国家开发银行还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三方将共同在新南威尔士州寻求乳业、糖业和酒业等方面的合作机会。

更重要的是,光明食品代表团还同CSR的代表进行了洽谈并实地参观了榨糖厂、蔗田等。这系列行动,让外界认为光明已经为收购CSR糖业和可再生能源业务做好了各方面的铺垫。

“当时已经签了一个意向性协议了。”光明食品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来自光明内部另外一些消息则称,光明食品原本计划在6月底或7月初时宣布这项收购。

不过,丰益国际最终以价格上的优势获取了CSR的欢心。

丰益潜伏

7月5日下午,新加坡丰益国际提供给本报记者的公告称,其全资持有的丰益国际澳大利亚公司将以17.5亿澳元(约合14.7亿美元)收购与CSR糖业和可再生能源业务。

公告显示,丰益17.5亿澳元的收购金额中,包括13.47亿澳元的收购现金,另有4.03亿澳元的债务。

事实上,尽管光明食品对最终结果表示意外,但据记者了解,最终完购的丰益国际,早已潜伏于Sucrogen并购案中。

早在今年1月下旬CSR拒绝光明收购提议后,就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CSR无非是想进一步抬高价格。4月初,有消息称,光明已经同意把对Sucrogen的收购报价,提高到17.5亿澳元,比之前15亿澳元的报价提高了近17%。

据记者了解,光明提高报价,正是因为一些国际企业表达了对Sucrogen的兴趣。记者未能证实光明食品是否已经了解丰益国际参与竞争。但从光明食品7月5日的“意外”反应来看,在整个收购案中,光明食品似乎并未认识到其可能会被竞争对手击败的结局。

另外,虽然光明食品一度提高对Sucrogen的收购价格至17.5亿澳元,但据光明食品内部人士透露,光明食品最终并未执行上述高价,而是把最终收购计划价格下调至16.8亿澳元。至于光明为何在最后时刻调低报价,目前还不得而知。

而丰益最终正是以17.5亿澳元实现了对Sucrogen的收购。

CSR首席执行官萨特克里夫(Jeremy Sutcliffe)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丰益国际所开出的17.5亿澳元的报价非常有吸引力,其将会为CSR的股东带来巨大的利益。” “这对中国企业应该又是一次学习的过程。”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大中华区资深投资专员王恒岩评价道,“我们曾提醒很多中国企业,在交易未达成前,应该保密。价格一旦公开,对手就会以高出一点的价格得手。” 据悉,该组织曾为光明的澳大利亚收购牵线搭桥。

尽管最终未能如愿,但葛俊杰表示,这次收购Sucrogen失败,不会影响未来光明集团国际化战略,也不会影响光明未来在澳大利亚糖业、酒业、乳业的三大产业布局。

丰益“糖策”

对于丰益国际来说,糖业算得上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丰益国际是世界最大的粮食、食用油及农产品供应商、贸易商之一,旗下的益海嘉里在中国主要业务涉及了小包装食用油、特种油脂、油脂化工及餐饮油等领域。其标志产品“金龙鱼”系列食用油已成为中国食用油行业的知名品牌。

不过,记者查阅丰益国际2009年年报发现,糖业在丰益国际业务中所占比例极小,仅有两家分别位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公司在进行糖的贸易和零售业务。

但丰益国际主席郭孔丰身后的郭氏家族,则与糖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郭孔丰为郭氏企业集团掌门人郭鹤年之侄。郭鹤年的传奇财富生涯正开始于糖业,他曾创办了马来西亚第一家制糖厂,并迅速建立遍布马来西亚全境的销售网,形成“原料-加工-销售”的“一体化经营”体制,并赶在世界糖价上升前,大举在国际市场收购白糖,投资糖期货贸易。

到20世纪70年代,在国际市场上每年上市的1600万吨糖中,郭氏企业集团控制了10%左右。在马来西亚的糖业市场上,郭氏企业则占到了80%的份额。郭鹤年成了名副其实的“糖王”。

糖业上的第一桶金,也正成就了郭鹤年此后马来西亚首富的地位。不过,去年年底,郭鹤年出售了其在大马的白糖业务,退出糖王宝座。

此时丰益国际选择出手Sucrogen,用意何在?

丰益国际在公告中称,在其主要的市场国家中,比如亚洲的印尼等发展中国家,其食糖的消费量仍远远低于发达国家,且需求量巨大。因此,丰益国际希望运用此前在其他农业领域的成功经验,并利用自己在亚洲多国建立起的强大的市场网络渠道,建立起强大的糖类业务。

这也正是当初光明收购CSR的目的。此前光明提供给记者的数据显示,我国是全球第4大糖生产国和第3大糖消费国,食糖产量在1200万吨左右,人均消费糖约9公斤,是全球人均糖消费最少的国家之一。与之相对应的是,全球人均糖消费是23公斤,亚洲则为16公斤。

巴西糖商Copersucar SA曾表示,因需求增长,预计糖价今年将上涨30%。

资料显示,Sucrogen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粗糖及精制糖的生产商,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粗糖出口商,且在丰益国际所在的亚洲市场具有领先地位。而丰益收购Sucrogen后,将取得澳大利亚45%粗糖生产能力和占国际交易约4%的糖厂。

丰益国际还进一步称,由于地缘接近亚洲(糖的净进口地区)以及澳大利亚糖品的高质量,收购Sucrogen后可以在全球糖产品平均价格水平线上获得“远东溢价”。

不过,上述交易尚需获得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等部门的审批,而收购资金将来自银行贷款和自有资金。

当前文章:http://38695.ddqdgj.cn/hot/an8w.html

发布时间:2017-11-21 12:42

邮箱登陆qq  电影票房排行榜  下载童话故事大全  我的世界大橙子图片  尤格萨隆什么卡包  简爱读后感500字初中  张治中  历届东奥运会举办城市  冰箱冷藏室结霜怎么办  py吧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光明错失澳糖企资产收购 丰益国际半路杀出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南汇尼格买提的吊有多长_台风苏力